<input id="uika8"><object id="uika8"></object></input>
  • <samp id="uika8"><sup id="uika8"></sup></samp>
  • <blockquote id="uika8"></blockquote>
  • 站內搜索:

    《中國社會科學網》全文刊發安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安徽財經大學基地研究人員文章

    作者:科研處 李萌婕 時間:2020-07-02 瀏覽:841

     72日,《中國社會科學網》社科評論欄全文刊發安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安徽財經大學基地研究人員周舟、張斌文章——《西方媒體甩鍋中國盡顯狗哨政治本質》,現將全文轉載如下: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是近百年來人類遭遇的影響范圍最廣的全球性大流行病,對全世界是一次嚴重危機和嚴峻考驗。危急之下,全國人民上下一心,在黨和國家堅強領導下,疫情防控戰取得了戰略性勝利,并為世界各國防疫抗疫工作提供了寶貴的實踐經驗。在中國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的同時,美國卻成為疫情“震中”,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居世界之最。疫情當前,負責任的新聞媒體,應當向公眾傳達準確信息。然而,一向以新聞自由、公平公正自我標榜的美國主流媒體,卻忙著與部分政客呼應,造謠指責、“污名化”、“甩鍋”中國。

      在歷史的長河中,傳染病給人類帶來深深的恐懼。從疫情暴發開始,西方主流媒體關于中國的謠言和陰謀論甚囂塵上?!都~約時報》多次聲稱中國政府拒絕了國際疾病專家提供的抗擊疫情的幫助導致了疫情的快速蔓延。但進一步觀察就會發現,這種說法并沒有依據。中國政府始終本著公開、透明、負責任的態度,及時向國內外發布疫情信息并多方尋求合作以應對疫情。中國對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作出的努力卻被指“拙劣”,表明“中國治理的失敗”。除了《紐約時報》,別的美國媒體也是一樣。比如“美國之音”,他們報道中國疫情線上教育是這樣說的:“一名建筑工人外出復工帶走了智能手機,導致兩個兒子無法上網課。兄弟倆如果想繼續在線學習,觀看學校授課視頻,唯一的設備在500公里以外的地方?!边@件事其實很簡單,就是父親到離家500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打工,家里沒有了智能手機。但美國媒體的表述方式卻是,中國宣稱有能力在疫情期間保障線上學習的開展,而一個孩子想使用智能手機線上學習,唯一的設備卻在500公里以外。在西方媒體眼里,這些都暴露出中國政治體制中的“深層缺陷”或者中國“面對病毒只能撒謊”。實際上,西方媒體的報道都不是關注核心問題——疫情本身,而是戴著有色眼鏡,拿著放大鏡來“污名化”中國。

      疫情全球暴發后,世界衛生組織在多個場合強調該病毒的正式命名為COVID-19,它的意思是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導致的肺炎。在病毒的源頭還尚未定論的情況下,世衛組織選擇了COVID-19這個客觀而非描述性的名字。但從西方媒體的資深記者到美國政客,他們卻傾向于用另外的名稱。從121日至28日,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駐北京首席記者,發布了25條帶有“武漢病毒”標簽的推文;美國眾議院少數派領袖凱文·麥卡錫對中國連續使用侮辱性語言,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稱這種疾病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連發多條推特稱它為“中國病毒”。在美國主流媒體和特朗普在公共場合宣稱“中國病毒”時,美國境內甚至是西方許多國家都出現了針對亞裔甚至是亞洲面孔的言語侮辱、暴力傷害行為。在美華人甚至組織了持槍互助圈以保衛自身生命財產安全。這種利用媒體將新型冠狀病毒與中國和中國人民聯系在一起的行為,是利用種族主義進行的“狗哨政治”,其目的在于為美國新冠疫情防控失敗的窘境開脫,對內轉移公眾憤怒不滿情緒,對外施壓捍衛霸主地位。

      隨著疫情的全球暴發,當美國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世界疫情“震中”時,西方主流媒體的“良知”也沒有被喚醒。疫情暴露了美國諸多問題,如社會不公、黨派斗爭、美國地方政府漏報瞞報死亡病例、檢測資源富人優先、關稅戰導致醫療系統減少采購中國產品、種族歧視問題爆發、社會動蕩抗議不斷、人們不守望相助,卻囤槍戒備等等。525日,美國黑人弗洛伊德慘死于警察暴力執法下,族歧視作為美國社會的頑疾再度爆發出來,成千上萬的人們走上街頭,抗議美國警察和政府對他們的剝削與壓迫。疫情大背景下,社會底層對種族歧視與虛偽美式人權的憤怒達到了頂點。種種社會現實問題擺在西方媒體面前,相關政客和主流媒體仍然閉著眼睛將甩鍋進行到底。特朗普仍在叫囂“功夫病毒”企圖栽贓嫁禍,轉嫁責任;媒體忙著報道、揣測中國首都疫情暴發會不會使北京成為“武漢2.0”,喋喋不休地制造、散布中國隱瞞疫情、欺騙世界等等謊言。

      甩鍋中國掩蓋不了美國疫情防控的尷尬與不力?!皶r代的一?;?,塵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如今這座山壓在西方普通百姓頭上。西方媒體當下的疫情報道顯然不應該再浪費到別處,人命當前,西方媒體需要摒棄歧視的政治立場和偏狹的意識形態,對于那些因為新冠疫情遭受損失的人,媒體應給予關懷,敦促相關政府把人民生命安全作為頭等大事對待,這是每一個有良知的媒體應該做的事。但可惜的是,美國主流媒體沒有承擔起其本身應盡的職責。

          (撰稿:科研處 李萌婕;審核:科研處 方鳴)


    男同GAY毛片免费可播放
    <input id="uika8"><object id="uika8"></object></input>
  • <samp id="uika8"><sup id="uika8"></sup></samp>
  • <blockquote id="uika8"></blockquote>